\r\n
公司新闻
行业新闻
最新动态一
最新动态2
联系信息

地址:安徽省宿州市循环经济示范园龙华路1号

经营:0557-3907970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0557-3929081

售后:400-1188-557

手机:13965309286

传真:0557-3756016

邮箱:ahszlhjx@sina.com
邮编:234000

坚持高质量推进煤炭产业健康发展

坚持高质量推进煤炭产业健康发展

       “2018年,中国炭行业在复杂多变的国内外经济形势下,依然能延续平稳运行态势,实属不易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矿业大学(北京)副校长姜耀东在接受《中国矿业报》记者采访时感叹到。

姜耀东表示,去年,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,随着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化,化解过剩产能与脱困发展系列政策措施效果不断显现,全国煤炭市场供需实现了总体平衡,市场价格保持在合理区间,企业经营状况持续好转,产业结构调整进一步优化,转型升级取得新的进展,供给质量明显提高。

坚持五大发展理念推进转型升级

在姜耀东看来,目前我国煤炭行业依旧存在着比较突出的问题,包括:世界经济处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中,影响煤炭市场供需平衡的不确定性因素增多;行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突出,比如我国既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现代化煤矿,也有技术落后的非机械化开采煤矿,这种状况将长期并存;煤炭去产能和“三供一业”分离移交仍面临难点;人才流失与采掘一线招工接替问题凸显。

“一方面,煤矿现代化迫切需要大量高素质员工,而近几年煤炭企业人才流失严重,煤炭院校采矿专业招生却很困难;另一方面,煤矿存在大量富余人员的同时,部分煤矿一线职工年龄偏大,招工难,职工新老接替问题突出。”姜耀东举例说。

为此他建议,2019年煤炭行业要坚持五大发展理念,坚持高质量发展的战略目标,从5个方面推进转型升级:

一是坚持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动摇。要下决心淘汰落后生产能力,坚决退出达不到标准要求的产能,坚决退出安全风险高的产能,加快退出资源枯竭、生产成本高、煤质差、开采难度大、扭亏无望的落后产能;加大煤矿安全生产力度,坚决做到不超能力、不超强度组织生产;抓紧处理历史欠账和遗留问题,按照有关部门的要求做好资产债务的处置工作,降低企业杠杆率,做好“三供一业”的移交工作。

二是准确把握市场走势,促进煤炭市场高质量动态平衡。当前,我国经济形势稳中有进、稳中有变、变中有忧,外部环境更加严峻复杂,国内长期积累的结构性矛盾仍然突出。煤炭企业要高度关注当前宏观经济形势的发展变化,关注国家推动能源革命、生态文明建设、优化能源结构、控制煤炭消费总量等对煤炭市场供需的影响,关注煤炭主要用煤行业消费变化和主要用户、港口库存变化,根据市场变化按需组织生产,保障供给,稳定市场。

三是加快结构调整转型升级。加快企业兼并重组,提高产业集中度和企业竞争能力。发展煤电联营,鼓励煤电、煤钢、煤化一体化发展,适度发展煤化工,推动煤炭由燃料向燃料与原料并重转变。认真学习先进企业的经验,运用现代信息技术推动企业商业模式创新。

四是全面落实国家稳定市场的政策措施。在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,已经建立了一系列稳定市场、稳定预期的基础性制度,包括产能减量置换、调峰与应急产能储备、中长期合同与“基础价+浮动价”的定价机制、最低最高库存、平抑价格异常波动和企业信用评价,这些制度对稳定市场发挥了重要作用,应该继续坚持和不断完善。

五是着力培养“知识型+技能型”人才。紧紧围绕煤炭开采智能化、煤炭利用清洁化、企业管理信息化等对人才的需求,科学设置学科体系和专业体系,促进煤炭高等教育与行业发展相协调、相适应,着力培养“专业化+技能型”、“高科技+技能型”人才。支持鼓励煤炭企业改善提升煤矿生产条件,提高一线矿工的收入水平。

做好清洁高效利用服务生态文明建设

近年来,国家先后出台了《2014-2020年国家能源战略行动计划》、《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》、《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》、《重点地区煤炭消费减量替代管理暂行办法》等一系列政策措施,加大能源结构调整,控制煤炭消费总量,提高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比重,取得了积极进展。

“2016年,我在全国两会上提交了关于做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提案,得到了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。”姜耀东表示,从我国能源资源赋存特点和新能源、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形势分析,在今后较长时期内,煤炭作为我国主体能源的地位还难以改变。“这两年来随着推动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产业化发展,煤炭安全高效绿色开采与清洁高效利用水平大幅提升,我国煤炭由传统能源向清洁能源发展取得了实质性进展。例如,大型现代化煤矿已经成为全国煤炭生产的主体,煤矿智能化开采示范取得成功,燃煤电厂超低排放、高效煤粉型工业锅炉、现代化煤化工、洁净型民用灶具与型煤技术日趋成熟。”

姜耀东表示,推动煤炭安全高效绿色开采与清洁高效利用,发挥优势资源作用,推动传统能源向清洁能源转变,是维护国家能源安全的必然战略选择。他认为,做好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,不仅有利于推动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去产能,服务于我国的能源安全、经济社会发展,而且可以极大地推动我国生态环境改善以及应对气候变化进程,特别是有利于污染物减排和碳减排战略的顺利实施。

“推进我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是一项长期而且艰巨的任务,需国家从战略、技术、管理等多个层面高度重视。”姜耀东从三方面提出了建议:

一是建立国家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部际协调机制,协调解决相关重大问题。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,涉及煤炭及相关行业、国家相关部门、地方政府、科研机构和大型企业,需要建立由国家权威部门组成协调机制,在产业政策、规划布局、技术研发、市场准入、投资管理、节能环保等多方面,协调解决发展中出现的重大问题,推动相关工作落到实处。要按照“科学开发、全面提质、先进发电、转化升级、输配优化、节能减排、科技创新”的总体要求,鼓励政府、科技界和产业界加大研发投入,逐步实现煤炭开发利用全产业链的清洁化、高效化,增强我国能源安全保障水平和制造业整体竞争力,支撑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。

二是加大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关键技术攻关和成果转化力度。组织开展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技术攻关,尽快启动国家煤炭清洁高效利用2030重大项目,将关键性技术攻关项目列入国家科技支撑计划、能源重点创新领域和重点创新方向,开展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重大示范工程建设,加大科研投入,重点突破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关键核心技术。支持先进煤炭利用技术的推广应用和产业化,建立产学研一体化的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研发与推广平台,积极部署700度超超临界、IGCC、IGFC、CCUS等技术研发与重大工程示范,培育一批高效锅炉等装备制造基地,鼓励装备制造企业提供设计、生产、安装、运行一体化服务,引导企业加快应用相关技术。

三是完善政策保障措施,鼓励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。研究制定相关财税优惠政策,加大对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高新技术在财政贴息、企业所得税、增值税、融等方面的政策优惠力度,积极引导市场主体加大对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产业的投入,引导金融机构和不同渠道民间资本设立股权基金、产业基金、绿色信贷等。鼓励企业淘汰落后、高耗能、高污染的生产工艺,发展煤炭洗选加工转化和综合利用,严格限制高硫、高灰劣质煤生产使用,支持煤炭深度加工、对路消费和高效利用,推广应用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的新技术、新工艺和新产品,有效控制污染物的排放,提高煤炭开发利用效率

(转载网页)